苏牧轻轻的斜躺在榻榻米上。

    幸姬就跪坐在他身后,以双膝支撑着他脑袋。

    寿屋的妈妈桑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眼皮子不受控制的跳动着。

    她用眼角的余光,飞快瞄了幸姬一眼。

    她发现幸姬的脸上,居然满是羞涩的笑意。

    很显然,藤原氏的大小姐,对于自己成为侍女这件事,不但没有丝毫的屈辱感,甚至还……。

    几分钟之后,四个年轻侍女,穿着最正式的和服,走路不带半点声响的走了进来,然后轻柔之极地跪在了苏牧面前的矮几两边。

    她们手上稳稳的举着一个木漆托盘。

    妈妈桑亲自跪了过来,脸上是说不出的恭顺温婉,亲自给苏牧侍酒。

    和茶道一样,侍酒属于更为高端的一种礼仪。

    东瀛贵族的仆从自成一家,发扬光大之后,无论在社会上地位如何的崇高,但是每一年,都会专门挑选一天,回到曾经的主家,伺候家主一天。

    如果有主家登门,那么要由身份最高的人,来伺候曾经的主家。

    很显然,这个妈妈桑,就是这家传承了上千年的寿屋料理店在台北分店的负责人。

    一套看上去复杂,其实没什么鸟用的动作下来,妈妈桑双手恭敬的递上去一杯酒。

    幸姬微微一起身,伸出一只白皙纤细的小手接了过去,然后红着脸递到了苏牧的嘴边。

    苏牧笑嘻嘻的伸手接了过去,闻了闻,一口喝了下去。

    随即砸吧了两下嘴巴:

    “好酒啊,小幸姬,走的时候带几吨。”

    趴在地上的妈妈桑浑身一颤,飞快的抬起头看了幸姬一眼,满眼全是恐惧。

    如果幸姬开口真的要几吨,她是不可能拒绝的。

    那么答应了做不到,等于是逼着她自杀。

    这也是东瀛贵族的一种习惯。

    主家对某个仆从不满意了,往往就会提出一个根本做不到的要求。

    如果不答应,那就等待被灭族吧。

    如果答应了做不到,那就自杀谢罪,但是家族得以存续。

    小本子总是喜欢做这种充满了某种仪式感的事情。

    幸姬驾临,妈妈桑拿出来的清酒,是根本不对外售卖的。

    这是真正的镇店之宝。

    留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候,维护名店的名声用的。

    比如说突然来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对你的酒水不满意了,那么,这个时候,就可以拿出这种珍藏的佳酿来证明自己,身为传承千年的名店,该有的底蕴。

    可以说,这种佳酿,绝对不能轻易的拿出来。

    今天如果只是幸姬来了,妈妈桑都不可能拿出这种酒来。

    如果幸姬答应了,那么……!

    感受到妈妈桑的惊恐,幸姬轻轻一笑,说道:

    “殿下,您不要捉弄下人了。”

    随即她抬起头,如同变脸,脸上全是居高临下的淡漠:

    “殿下喜欢,就是你家族无上的荣耀,把店里的全都拿过来吧,传话给浅川,就说我很喜欢这种酒,让他每年送一半到藤原氏。”

    妈妈桑如释重负,立刻磕头:

    “嗨。”

    随即她跪行后退几步,越发小心的伺候起来。

    幸姬和苏牧呆在一起这一段时间,多少摸清楚了苏牧的性格脾气。

    橘殿不生气的时候,是一个随和到让人无法理解的人。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一点他这个身份该有的特质。

    跟他呆在一起,无比的轻松。

    当然,幸姬是见过苏牧杀人的。

    尤其是谈笑间,整个源氏和平氏灰飞烟灭。

    小女生原本就崇拜强者,幸姬不过才二十岁的样子,正是花痴年纪。

    “殿下,您为什么要盯着对面那个……家伙呢?”

    从这里看过去,蒋万博所在的料亭,已经开始放浪形骸了。

    不断传来的笑声之中,还伴随着侍女的娇声叫喊。

    苏牧侧卧在榻榻米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外一只手端着一杯橘红色的清酒,有些陶醉的闻了闻:

    “好酒啊,真是少见的好酒,幸姬,你知道有一种玻璃,叫鲁伯特之泪吗?”

    幸姬连忙点头:

    “我知道。”

    苏牧轻轻一笑:

    “这种玻璃坚硬无比,就连子弹都打不碎,但是……!”

    他手上做了一个轻轻一捏的动作:

    “却只需要在尾巴上轻轻一捏。”

    五根手指做出一个爆炸的动作。

    幸姬极其聪明,立刻明白过来。

    她的出身,阅历,学识,足以让她明白苏牧在做什么。

    很多事情,到了某种高度,根本不需要什么多余的动作。

    一句话,一个眼色,一种表态,就足以引发链式反应,形成核弹爆炸的结果。

    苏牧在陶家庄园那一指,就是链式反应的起点。

    那么,接下来,遁武者家族,就要完成后续的核爆。

    至于说苏牧,只看结果。

    结果不满意,遁武者就不用存在了。

    就是这么简单。

    这座岛,注定了只有一个结局。

    那就是回归。

    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蒋万博死了,这就是一种态度,一个信号。

    这一步,需要苏牧来做。

    其他的,他就等着结果就好。

    霍文坚能把消息传给江望舒,这是他授意的。

    为什么他不亲自告诉江望舒或者苏云开?

    这也是一种态度。

    切割。

    其实在无双岛存在的那一刻,苏牧就开始在计划切割了。

    这种切割,也是内海愿意看到的结果。

    因为一码归一码。

    苏牧的身份在越发明朗之后,就不再适合以苏云开孙子,或者是逆龙曾经的首领而存在于帝都。

    这容易造成定位的混淆。

    这仅仅是最不起眼的东西。

    更直接一点,那就是帝都,承受不起苏牧这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开局失业,我让歌坛大魔王回归免费阅读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七味书屋 完美世界:我加载了葫芦娃面板免费阅读 梦幻之境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墨客 美利坚1982最新章节 期待在异世界免费阅读 终极星卡师免费阅读 影视:从奋斗开始,一路狂飙酒花玉露 LOL:暗裔女神觊觎我!最新章节 道诡异仙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