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婉檀在西边禅房住的好好的,不知为何小沙弥突然来说,让她搬去南边居住。

    江婉檀疑惑的问为何?

    小师傅说:“南边风景更好,施主可以多看看。”

    江婉檀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答应了搬过去。

    南边的风景的确更好,听闻晨间会有大雾,大雾中的山树最是好看,傍晚还得看日落,那山口视线很好,一眼望百川。

    搬过去江婉檀就后悔了。

    她根本不知道陛下就住在这边的禅房!

    距离她住的院落也就几步远!

    江婉檀:“彩儿,我准备以后都闭门不出了,再也不出门了……”

    彩儿不懂,急切的说:“为什么呀?小姐,你可不能这么想啊,年纪轻轻不能总是闷在房里,这样会闷出病来的,明早彩儿陪小姐去看晨雾吧,听闻……”

    江婉檀一翻身抱住软枕:“不,我不出去,此事我就不应该听你的话来相国寺。”

    彩儿急得走来走去,围着江婉檀念念叨叨。

    最后念的江婉檀哭笑不得:“别念了,明早我起来看晨雾,行了吧?”

    彩儿:“这还差不多。”

    暴君肯定不会早早起来看什么晨雾的,应该是遇不到。

    江婉檀抱着一丝侥幸心理。

    她觉得明天看完的所谓的晨雾山树,她就回院子里闭门不出,直到暴君离开相国寺。

    ……

    南卿听到了隔壁搬迁的动静。

    二二也告诉了南卿,隔壁搬过来的是谁。

    “是白渊行干的吧,他真的很想撮合凤晁和江婉檀啊,他好忙啊。”

    南卿见过白渊行很多次,白渊行每次都给她一种他很忙的感觉。

    ……

    凤晁对朝事三心二意,经常被余毒折磨的头疼暴虐。

    现在到了寺庙里,凤晁虽然有些头疼,但没有那种想要闻到血腥味想要杀人的感觉。

    檀香的确能让人静心,凤晁沉浸下来之后就有些无聊。

    他脑海里不自觉的闪过小奴哭泣的样子。

    她就在隔壁院里。

    这几日他与她都没有见面。

    凤晁肩膀上的伤早已结痂,现在即使用力甩动胳膊也不会疼。

    不知道她身上咬的那个伤口怎么样了。

    凤晁抬手抚摸自己的肩膀,脑海里总是闪过她在自己身上撕咬呜咽的样子,真的很像一只小兽。

    “朕哪里欺负你了,明明很纵容你……”

    可是你几日都不来找朕。

    是憋什么气还是憋什么坏主意?

    凤晁忍住了去隔壁找她的冲动。

    ……

    清晨,江婉檀是被琴声吵醒的。

    那琴声缓慢又空灵的感觉,并不会很吵闹,反而很好听。

    江婉檀有些认床,昨晚睡得不是很好,现下醒了也睡不着了。

    彩儿进来伺候:“小姐,外面全是大雾,山道都快看不见了,我们晚些时候再出去看,现在除了雾什么都看不见。”

    雾白茫茫的不好看,但如果雾再散开一点,山涧树林在薄雾当中就像一幅画一样,特别美。

    江婉檀:“先更衣,你有听到外面的琴声吗?”

    彩儿:“听到了,天不亮就有人抚琴,陛下就宿在这附近,谁这么大胆天不亮就抚琴吵闹啊?也不怕吵到陛下被砍脑袋。”

    江婉檀听着一笑:“是啊,这人真大胆,走,我们去瞧瞧是谁在抚琴。”

    主仆二人出了禅房院落,院里就有雾了,出了外面更是白茫茫一片。

    山道隐隐约约,树木也隐藏在雾中。

    好听的琴声配上这样的风景,江婉檀恍惚了一下,她差点以为自己置身仙界了。

    江婉檀也会抚琴,但她肯定是比不上这人的。

    这应该是从小练的童子功,且有天赋。

    江婉檀对那人越发好奇了。

    江婉檀跟着琴声往大雾里走,结果就看见了山崖边的亭子里坐着一个女子。

    女子穿着粉白的襦裙,长发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发鬓,头上带着花戎。

    江婉檀有点看不清她的脸,等看清了,她赶紧低头。

    南卿停下手里的动作:“过来吧。”

    江婉檀有点紧张,走到亭子里行了一个大礼:“臣女见过娘娘。”

    她昨日让彩儿去打听过了,那个漂亮的美人是北陵送来的舞女,现在是贤德妃,凤晁后宫唯一的妃嫔。

    南卿温柔的抬抬手:“起来吧,你是听着琴声过来的?”

    “是,娘娘的琴声甚是好听,臣女听着声忍不住寻了过来。”江婉檀真心夸赞。

    “你是哪个大人家的女儿?抬起头来看我,不用那么拘束。”南卿轻笑,声音懒洋洋的很是随和。

    江婉檀抬头看她,她感觉这个娘娘比自己小。

    若是在她家中,这就算个小妹。

    可是她来到异国,还被送人,还是送给了赫赫有名的暴君。

    江婉檀忍不住看她露出的手腕和脖子,没有伤,白白嫩嫩,是没有受到欺负吗。

    “家父江左丞。”江婉檀道。

    “丞相之女啊。”南卿念着,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拨动琴弦。

    江婉檀眼神跟随着她的手。

    “你看什么?我的手好看吗?”南卿抬起双手。

    江婉檀:“娘娘抚琴的手自然是好看,娘娘功底深厚,臣女佩服。”

    “说了不用那么拘谨,我在南陵没有朋友,你若不嫌,这几日可以经常来我院里坐坐,你叫什么名字?”

    “江婉檀。”

    “婉檀,过来坐。”南卿招呼她过来。

    江婉檀感觉她很亲近,而且娘娘邀请她也无法拒绝,所以江婉檀坐在了南卿身边。

    “我叫南卿,不用一直叫我娘娘,叫的我都不习惯了,我当着娘娘也没几天,也不知道还能当几天。”南卿说到最后的时候眼神变了一下。

    江婉檀注意到了这点微妙。

    “你会抚琴?你要不要试试。”南卿伸手去握江婉檀的手。

    而就在此时,有一个不速之客来了。

    俊美谪仙的男子手拿着浮沉大步走来,白渊行阴沉沉的看着亭子里的这一幕。

    他听到探子来报,江婉檀跟南卿待在了一起。

    他怕南卿会害江婉檀,就速速赶来了。

    南卿抬头:“这晨间真热闹,国师大人也起得这般早啊?”

    ——————————————————————————————————

    岁岁:今天超困,啵啵,晚安……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重生之将军总把自己当替身 真实世界小刀锋利 长宁将军 百文斋 最后的黑暗之王最新章节 美妙文学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思 书海之旅 文学空间 让你当兵戒网瘾,你成军官了免费阅读 将军打脸日常免费阅读 诸天从拯救大明开始txt下载 斗罗:绝世之天眼雨浩念路云归 佐助的人生选择系统无防盗阅读 漫威:随机加载一个主角模板无弹窗 神话制卡:从白骨夫人开始起点中文网 梦游万界,踏上修行之路无弹窗 古龙世界里的吃瓜剑客全文阅读 塌房的我从成为高考状元开始愿而安宁 我,魅魔,修仙界幕后黑手!免费阅读 这幕后BOSS当了不得死啊免费阅读 海贼:我能抽奖次元万物最新章节 诸天,直视古神从饿死鬼开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