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婉檀换了一身衣裳才去的隔壁院,出门的时候她总担心会不会遇到陛下。

    不过瞧见那总管不在门口了,陛下应该走了,江婉檀稍微松口气。

    江婉檀对这位娘娘是心生好感的,她长得极美还比自己小上两岁,娇娇的,谁看了不喜欢?

    南卿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裳,头上也没带什么珠钗,瞧着像是病了,这屋里也有一股淡淡的药味。

    昨日早上还好好的,怎么陛下来了一趟就病了?

    江婉檀想起自己听闻的陛下暴虐的事迹,顿时觉得娘娘是不是受欺负了?!

    “臣女拜见娘娘。”江婉檀行礼。

    “起来吧,过来这边坐。”南卿对她招手。

    江婉檀走过去,不卑不亢,举止端庄,她坐在南卿身边。

    “我来南陵时日不长,从小也没什么闺中密友,昨日见了你就觉得亲切,总想与你说说话,这时候把你叫过来你不会嫌我烦吧?”

    江婉檀注意到了,她对国师说话的时候用的是本宫,与自己说话倒是称我。

    这明显的区别,让江婉檀有些受宠若惊。

    “不会烦,臣女也……”

    “不用如此拘束,我们就像友人一样说说话。”

    南卿不想听那些拗口的话,臣女,娘娘,倒来倒去。

    而且她想跟江婉檀拉近距离,她是有目的的,太拘束这个目的就抛不出来了。

    江婉檀虽然有点受宠若惊,但表面还是很适应的。

    “好。”

    “我也觉得与娘娘很投缘,喜欢与娘娘说话。”

    南卿听着便笑了:“喜欢用什么茶点?我让他们去准备,今夜你就在我这里用膳吧。”

    “好,多谢娘娘。”

    江婉檀还是有些拘束。

    南卿知道她肯定是不能完全放得开的。

    两人聊天,从弹琴聊到刺绣,再聊到南陵与北陵的风土人情的不同。

    “北陵冬季真的有半年吗?”

    南卿:“嗯,我最讨厌冬季了,特别冷,能冻死人的那种寒冷。”

    江婉檀刚想说多穿衣服不就行了?

    但突然想,她是女奴出身……

    江婉檀:“娘娘来了南陵就不要怕了,南陵四季如春,冬日只会下一场薄薄的雪,都不会形成积雪,很快就会春暖花开。”

    南卿:“连积雪都不会有?那我倒要见识一下南陵的冬日了。”

    用膳后,南卿还留着江婉檀聊。

    天黑了。

    宫女端来热水给她们烫脚。

    脱了鞋袜,江婉檀有些害羞了,虽然对方也是女子。

    南卿雪白的双足踩进热水里,还像孩童一样踩着水玩:“婉檀,你十七了,应当有婚约了吧?我听闻南陵女子从小就会定下婚约,十五六岁就嫁人,你还未嫁人应该也有婚约吧?”

    说到这事,江婉檀神色黯淡了一点,抬头道:“有婚约,但是那人没了。”

    南卿微微惊讶,道:“那你喜欢他吗?”

    江婉檀:“只在宴席上见过两回。”

    “那便是不喜欢不熟了?”

    “嗯。”

    南卿往软枕上一靠,手撑着下巴看着她:“不喜欢那你还伤神什么?你是丞相之女,又不会嫁不出去,这京城的贵公子随你挑选,就算你要嫁入皇宫也是轻而易举的,何必伤神。”

    江婉檀心里一颤,她观察人好细致……

    江婉檀:“未婚夫死了,我总会……”

    南卿:“他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无需想一个死人,不如想想喜欢什么样的公子,我可以让陛下替你赐婚。”

    江婉檀被问的有些懵,她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啊。

    喜欢什么样的?

    脑海里一闪而过国师大人的那张脸。

    江婉檀瞬间慌了一下,她想什么呢!

    “婉檀刚刚想到谁了?果然,你有心仪之人,那就不必想到死人了,看来我无需开解你。”

    江婉檀:“没……没有,我没有心仪之人……”

    南卿歪头,脚下踩的水啪啪作响:“是吗?那是我看走眼了?”

    “娘娘,我真的没有心仪之人。”

    “好吧。”南卿坐直身体:“若有喜欢的一定要告诉我,我让陛下给你赐婚。”

    江婉檀已经是第二遍听到这句话了。

    “娘娘和陛下感情真好。”

    南卿笑着:“是感情好,我深爱陛下。”

    江婉檀闻着这屋里的淡淡药味,“娘娘是在喝什么药吗?”

    “你也知我的出身,我身子不好,近日正在调养。”

    ……

    南卿拉着江婉檀夜聊,最后干脆不让她回去了。

    吃饱喝足聊困了,江婉檀的戒备心也放了下。

    两人躺在一床被子,趴在一起说。

    南卿刨根问底,问江婉檀有没有心仪之人。

    问的江婉檀防线崩塌,嘴快就直接说了,“国师大人……”

    南卿:“白渊行!”

    江婉檀唰的一下脸红了:“不是心仪他,就是觉得国师大人这是渊博又长得好看,如若要嫁,想嫁一个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天下可没有第二个。”

    南卿抱着枕头趴着,脸上的软肉挤得变形,黑夜中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很亮。

    江婉檀:“……不知,唉……”

    “白渊行也到了年岁了,相府之女与他爷很般配啊,不如我明日就去找陛下……”

    江婉檀急了,差点扑过去抱住南卿。

    她说:“别,别,娘娘,我就是困顿胡言乱语,你千万别找陛下,我……我没有喜欢国师大人……”

    南卿:“别害怕,我自然是要得到你的首肯才会去找陛下的。”

    江婉檀:“嗯。”

    南卿:“我看白渊行对你未必没有心思,昨日一早,他见到你眼神都挪不开,还说什么你……”

    南卿开始洗脑。

    江婉檀听得面红耳赤,热着脸埋进被子里。

    ……

    漆黑的山路上,一群穿着夜行衣的人正在悄悄上山。

    黑色夜行衣在黑夜中几乎隐形,人影闪过,根本看不清他们。

    其中一个身形瘦一些但高挑的人开口:“一定要重伤他,还有白渊行,如若能杀了这两人就最好!”

    “是!”

    “那几个院子分清了,别伤了……她。”

    ……

    ————————————————————————————————

    岁岁:铛铛铛,宝贝们晚安,啵啵!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大明:史上最狠暴君起点中文网 後來文学网 繁城阁 大秦:我竟然是秦始皇长子全文阅读 山人自有妙计百度百科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梦幻之境 偷偷修炼到仙帝被万界视频曝光 大明话事人免费阅读 智人起点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 仙人只想下班堪梦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