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修行者来说,其他的变动不怎么放在心上,唯有手握修仙者、修真者名额分配,负责管理修行者、机器人、异能者、生化战士等特殊战力的宗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www.shuminge.com

    宗柱仍是李童,没有变化。

    镇军将军则由京机阁老将白幕峰调任,负责主持宗柱的日常工作,主要分管修行者事务,名额分配更是重中之重,一下子成为各方焦点。

    白幕峰是京机阁的勋老重将,已经一百多岁,资历很深,属于贺章王、乐逍遥那个时代的战力,就是史云涣、文和等人在他面前,也是后辈。

    司臣、程子衣接任虎翼、鹰扬将军的时候,提拔副将,司臣暗自吩咐冀中堂缓一缓,让位给白幕峰。他自称修为不足,精力不济,坚辞不受。

    宗柱主管修行者等事务,但因为京机阁的存在,牵扯到这些特殊人物的案子,只要没有利益干系,不想盯一盯、看一看、查一查,一般都是推给京机阁处理。若有什么大事,也是与京机阁联合办事,甚至可以全部推给京机阁,自己只了解了解最后结果。

    也就是说,负责监察的宗柱,只要自己不想跳出来找茬,如两年前流照君到魏郡,想以无登记名录为由,捉拿清平子问罪,平常其实只负责一些序列号管理及名额分配、纠纷申诉处理、名录登记和实验室管理等工作,对特殊战力做到心中有数,偏向于文职事务,剩下就是世家、门派等为求名额的请客吃饭等高高在上的待遇。

    宗柱和院柱一样,地位虽高,却并没有多少事情,如果再将手里的囚犯移交给京机阁和工捕,宗柱将领算是一个养老的清闲职位,级别还高,最是适合安排白幕峰这类老将,作为退休前的过度。

    清平子没有欺骗王家,作为世家代表,王凌禄转任昭武将军。作为六大门派代表,观门赵轻尘任扬武将军。

    在新的京机阁、世家、门派共同管理宗柱的格局下,虽然京机阁也介入进来,但六大门派占到了其中两席,王家也没有落下,算是皆大欢喜的一种局面,至少不是之前几乎被三大世家控制可比,对各方势力都有所交代。

    这种格局下,宗柱大人终于不再是摆设,而有了真正的实权,在修行者眼中,六大门派才算有了点执政门派的样子。

    在陈家、宗家被京机阁强势驱逐的前提下,如果京机阁想把持宗柱,谁敢反对,没有人敢。天泰武林也因此对京机阁刮目相看,这就是一心为公才会有的气度。

    更多的,则是武林世家、门派期待宗柱在新的格局下,能够做到如京机阁一般公平公正,实现名额分配更加合理化,照顾各方利益。在这种氛围下,做为纽带的白幕峰,肯定会成为各方巴结的重点。

    走到这一步,无论是京机阁,还是宗柱,其实都占据着主动权,只要压缩陈家、宗家那两个恶名远扬世家的分配名额,就可以拿出来收买很多人心。

    ……

    百越郡,交州府衙。

    田家三伯公在孙儿大伢子陪同下,从公交车上走了下来,慢慢来到府衙前,望着卫室里的工捕。二人面面相觑,一时不敢上前说话。

    “老先生,你在这里看什么?这里是府衙,没事不允许乱晃,有事可以直接告诉我们,我们帮你老联系安排。”里面的工捕注意到了二人,走了出来。

    “小兄弟。”三伯公握着拐杖的手有些冒汗,一辈子连县衙也没有去过,别说一州府衙,“请问一下,你们新任的穆府田大人,是在这里办公吧?”筷書閣

    “新任交州穆府是田大人,请问你老找田大人有什么事吗?”工捕见老人家找田卫廷,一下子也有些紧张。

    这位穆府大人虽然还没有上任几天,火已不知发了多少次,谁若敢对办事的黎民稍有懈怠,少不得挨处分,甚至已经开除了两个人,和节门时代完全不一样。他们一直是百越郡工捕,稍一打听,多少可以了解一些田卫廷这个人,目前还没有出岔子。

    “小兄弟,烦劳你告诉田大人,说老家的三伯公来了,有事找他。”

    老家的三伯公?工捕看了他一眼,心一紧,问了名姓,急忙返回卫室,给穆府办公室去电话,现在轮到他手心冒汗。

    “爷爷,府衙是不一样,看起来也吓人。”大伢子甚至不敢去看卫室里的工捕,更别说两边持枪站岗之人。

    “当然不一样。”三伯公点了点头,“祖宗保佑,咱们田家出了大官,不然敢来这种地方么?腿也给你打断。”

    联系完后,工捕急忙跑了出来,请二人到卫室里边坐坐。二人哪里敢,连连摆手拒绝,差点吓出冷汗。

    “三伯公,你老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田卫廷下楼,见果然是他,疾步走了出来,“有什么事,你让小诗走一趟。”

    “大事、大事,还是我自己来。”见了田卫廷,当然没有那么怕,三伯公迎了上去,伸手握住他的手,“廷子。”多少有些激动,这可是一州穆府的手啊,这辈子真是值了。

    “三伯公,既然来了,上去坐坐,待会一起吃个饭。伢子,你也来。”田卫廷对工捕含笑致意,让二人登记了来访信息,扶着他往里走。

    “好的,卫廷哥。”

    “好、好。”三伯公走了两步,回头对工捕说了句,“小兄弟,多谢。”

    工捕微笑鞠躬送行,总算松了口气。

    到了富丽堂皇的穆府待客室,三伯公一时不敢坐,连拐杖也不知道该放哪里。工作人员倒了茶水来,急忙起身去接,有些手忙脚乱。

    田卫廷接过三伯公的拐杖,靠在沙发旁,听了他所谓的大事,有些哭笑不得,道:“三伯公,咱们一家人吃个饭就行了,大办就不必了吧,我现在是一州穆府,影响不好。”

    “你现在是一州穆府,怎么能随随便便、简简单单,先不说我这一关,祖宗那一关你怎么过?这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必须一开祠堂,庄重祭告祖宗,让祖辈收到你的心意,也欢喜欢喜,好好保佑你仕途顺利,田家要热热闹闹这一回,说办就得办。”三伯公喝了一口茶,“现在族里,我是辈分最高的一代,年纪也最大,这个事情不办,祖宗那里交代不了,下去了要挨板子。前两日梦到你爷爷,说家里出了大官,是他的亲孙儿,也不告知一声,说我这个三哥已经忘了他,便哭起来,我醒过来,枕头都是湿的。你爷爷走的早,当年将你们母子交托给族里,何等凄苦,如果能活到今天,咱们兄弟要一醉方休。”

    当年将你们母子交托给族里!

    田卫廷眼眶一热,起身跪在三伯公面前,磕了一个头。

    “廷子,你这是干什么,起来,快起来。”三伯公吓得跳了起来,打翻了茶水,慌忙去扶。对修行者来说,其他的变动不怎么放在心上,唯有手握修仙者、修真者名额分配,负责管理修行者、机器人、异能者、生化战士等特殊战力的宗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宗柱仍是李童,没有变化。

    镇军将军则由京机阁老将白幕峰调任,负责主持宗柱的日常工作,主要分管修行者事务,名额分配更是重中之重,一下子成为各方焦点。

    白幕峰是京机阁的勋老重将,已经一百多岁,资历很深,属于贺章王、乐逍遥那个时代的战力,就是史云涣、文和等人在他面前,也是后辈。

    司臣、程子衣接任虎翼、鹰扬将军的时候,提拔副将,司臣暗自吩咐冀中堂缓一缓,让位给白幕峰。他自称修为不足,精力不济,坚辞不受。

    宗柱主管修行者等事务,但因为京机阁的存在,牵扯到这些特殊人物的案子,只要没有利益干系,不想盯一盯、看一看、查一查,一般都是推给京机阁处理。若有什么大事,也是与京机阁联合办事,甚至可以全部推给京机阁,自己只了解了解最后结果。

    也就是说,负责监察的宗柱,只要自己不想跳出来找茬,如两年前流照君到魏郡,想以无登记名录为由,捉拿清平子问罪,平常其实只负责一些序列号管理及名额分配、纠纷申诉处理、名录登记和实验室管理等工作,对特殊战力做到心中有数,偏向于文职事务,剩下就是世家、门派等为求名额的请客吃饭等高高在上的待遇。

    宗柱和院柱一样,地位虽高,却并没有多少事情,如果再将手里的囚犯移交给京机阁和工捕,宗柱将领算是一个养老的清闲职位,级别还高,最是适合安排白幕峰这类老将,作为退休前的过度。

    清平子没有欺骗王家,作为世家代表,王凌禄转任昭武将军。作为六大门派代表,观门赵轻尘任扬武将军。

    在新的京机阁、世家、门派共同管理宗柱的格局下,虽然京机阁也介入进来,但六大门派占到了其中两席,王家也没有落下,算是皆大欢喜的一种局面,至少不是之前几乎被三大世家控制可比,对各方势力都有所交代。

    这种格局下,宗柱大人终于不再是摆设,而有了真正的实权,在修行者眼中,六大门派才算有了点执政门派的样子。

    在陈家、宗家被京机阁强势驱逐的前提下,如果京机阁想把持宗柱,谁敢反对,没有人敢。天泰武林也因此对京机阁刮目相看,这就是一心为公才会有的气度。

    更多的,则是武林世家、门派期待宗柱在新的格局下,能够做到如京机阁一般公平公正,实现名额分配更加合理化,照顾各方利益。在这种氛围下,做为纽带的白幕峰,肯定会成为各方巴结的重点。

    走到这一步,无论是京机阁,还是宗柱,其实都占据着主动权,只要压缩陈家、宗家那两个恶名远扬世家的分配名额,就可以拿出来收买很多人心。

    ……

    百越郡,交州府衙。

    田家三伯公在孙儿大伢子陪同下,从公交车上走了下来,慢慢来到府衙前,望着卫室里的工捕。二人面面相觑,一时不敢上前说话。

    “老先生,你在这里看什么?这里是府衙,没事不允许乱晃,有事可以直接告诉我们,我们帮你老联系安排。”里面的工捕注意到了二人,走了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封神天决

西乡二里

封神天决笔趣阁

西乡二里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