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詹佑成的带领下,国医堂一众专家教授来到会议室。www.yanfengwx.com

    整场会议在三位国手的主持下,没有寒暄,更没有过多的题外话,一切的言论皆是围绕手术,以及术后护理开展。

    任献之最后翻看了一遍病例,“燕老,手术方案已经确定,不知麻醉剂效果如何?”

    注意到会场诸多西医的目光,燕南北在助手的搀扶下站起身,“麻醉效果绝对不会比西药差,燕子在手术期间醒来,所有后果由我老人家一个人担着。”

    王振华一听这话,连忙开口,“燕老别生气,任医生不会说话,我替他向您道个不是!”

    任献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话确有质疑之意,连忙站起身赔礼道歉,“燕老,我……”

    燕南北摆摆手,“你们也别激动,我没有生气。你们接触的是西医,对中医不了解,中药麻醉又没登上过任何医药期刊,有质疑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包括王振华,齐等闲等人听到燕老的话,一个个摇头,连道不敢。

    方浩洋呵呵笑道,“没什么敢不敢的,当初燕老头说要研制中医麻醉药,我也质疑过。甚至那时候我劝过他,西药麻醉方便快捷,废那么大的功夫研制麻沸散纯属浪费时间。就算研制出来又如何?实用性差,毫无推广意义。”

    众人不由发自内心地笑了,西药麻醉都要根据人的身高体重用药。

    中医那种因病而异,因人而异的中药,对于用药更不用说。

    想要推广?比推广中医,发展中医更难

    原因无他,西药麻醉方便,快捷,早已在各大医院推广开,为何要用中药麻醉?舍近求远费力不讨好的事,各大医院领导傻了才会选择中医麻醉。

    燕老含笑点头,“老方说得很对,中药麻醉意义远大于实用价值。”

    “可我依旧研制了,而且研制出来了。我就是要向所有人证明,西医可以看得病中医可以,西医不行的中医依旧行,甚至比西医做的更好。”燕老掷地有声的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怀疑燕老的决心,他要给中医证明。

    作为一名老中医,看着中医一天天衰落。心痛之余,更多的是不甘!

    中医在华夏这片大地上生长了五千多年,可自从西医进入华夏,中医备受诟病。

    如果是外国人不了解中医,诋毁中医,燕老最多不过一笑了之,全当听个乐呵。

    可自己的国人,对中医也存在偏见。而绝大多数的偏见,还是那些没有接触过中医的华国人说出来的。

    这让一名从事了一辈子中医的老人,如何能够忍受?

    他要发扬中医,让全世界人睁开眼看清楚。四大文明古国的中医,不容任何人诋毁。

    事实也确实如此,燕老来京都之后,在国医堂坐诊,撰写医书,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心得交给身边的每一名中医。

    方浩洋拍拍老友的肩膀,“燕老头,别那么激动。发展中医,发扬中医要一步步来,不是你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家伙,一朝一夕就能办成的。”

    看着附属医院的院方领导和专家,方浩洋嘴角扬起,“诸位,见笑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行了一辈子医,当了一辈子中医。除了中医,我们别无长处。可近二三十年来,中医日渐没落,我们这些老家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近几年来,在国家的扶持领导下,推广中医,发展中医,宣传中医,百姓种植中草药有优惠等等手段下。为了适应当下的快节奏的生活,我们研制出颗粒剂装的中药。可这些见效慢,成果却不尽人意。我们这些老家伙,只能另寻出路。那就是攻克一个个医学难题,用一个个病例证明中医,不比任何医术差。”方浩洋像是在给众人解释,更像是在宣言,“今天的中药麻醉将是我们攻克的第一个难题,手术成功与否,全靠各位了。”

    方浩洋弯腰,朝着在场的附属医院医生鞠躬。

    方浩洋是谁,保健委成员,中医界的泰山北斗。

    这样的身份地位,尽向他们这些西医鞠躬了。

    附属医院的医生,个个瞳孔微缩,慌忙站起身,连道不敢当。

    詹佑成站起身,神情多了几分郑重,“中医是华夏民族的瑰宝,伴随着华夏五千多年的历史。一个国家的发展离不开历史文化的传承,中医是我们国家的历史中不可获取的一部分。我不想有那么一天,历史书上形容中医只是伪科学,是历史的糟粕,甚至备受后人的唾弃,诸位拜托了。”

    鞠躬,又一位国手向他们鞠躬。

    任献之神情凝重,“方老,院长,你们无需如此。我们虽说西医,同样也是一名华国人。能为国家做出一份贡献,我们荣幸之至。”

    转过头,看向肠胃科的一众医生,任献之再次开口说道,“诸位,大家都听到了。今天的手术务必竭尽全力,不止是一台手术,更是一场挑战,一场华国传统医术,对现代西医的一次冲锋。”

    一直站在最后的王诗云心中无法理解,如果说方浩洋,燕老是身为一名中医,所以想要发展中医,这点无可厚非。可詹老,作为附属医院的院长,一名彻头彻尾的西医,为何同样如此迫切地想要发展中医?

    “唐毅,为什么?为什么燕老他们如此执着,为什么詹老也要参与进来?中西医本就对立,如果中医发展起来,相对的西医不就受到压迫了吗?这对附属医院百害而无一利啊。”

    唐毅目视前方,有泪光在眼中打转,从这些老一辈人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爷爷的影子,“因为中医是华国的医术,因为中医不容任何人诋毁,因为这里是华国,因为我们都是华国人。”

    随着唐毅的回答,整场会议结束。

    主刀医生任献之带着两名副主刀医生前往手术室,做术前准备工作。

    燕南北站起身,看着站在最后会议室最后方的唐毅,“唐毅,走跟我去药房配药。”

    有了詹佑成这位院长的带领,中药房自然而然无比的配合。

    中药房的负责人苌磊,站在药柜旁,“燕老,您要什么药?我来给您找!”

    “不用那么麻烦。”燕南北笑着摇头,指着旁边的唐毅,“让这小家伙来。”

    唐毅略微有些惊讶,可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曼陀罗花三钱,生草乌两钱,香白芷三钱,当归五钱!”燕老把制作麻沸散的药物,以及需要的量一一报出。

    唐毅传说在中药柜之间,把所需要的药物一一找出,放到柜台上。

    找药不难,只要识字的人都能办到。

    可即便如此,唐毅也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因为他知道,燕老不会无的放矢的让他做这种简单的打杂工作。

    唐毅正准备把每种找到的药物上秤称重,燕老恨铁不成钢的呵斥,“五年前,你就可以通过入手的药物重量辨别出分量,不说分毫不差,可也相差无几。五年过去,作为一名中医的基本功都忘得差不多了吗?”

    听到声音,唐毅看着手中的天南星,略带这几分羞愧的低下头。

    老一辈人为了中医发展,依旧奋斗在前线。自己呢?作为年轻人本是华国的未来,却在拖这些老一辈人的后腿。

    感受着手中天南星的重量,唐毅踟蹰不决,他怕因为失误,在复称的时候又被燕老责怪。

    “啪!”

    感受的屁股上的疼痛,唐毅一动不动,不敢吭声。

    燕老杵举着拐杖,带着几分怒其不争,“不中用的东西,做事思前想后,犹豫不决,一点都不像你家那老头子。”

    说着,燕南北随手抓起柜子中的生草乌,放到秤上,不多不少10g,也就是两钱。

    “作为一名中医,医术是根本,手拿把掐的水平也不能拉下。真要遇到急重患者,称重的那点时间,很可能就会延误了最佳的救治时间。”燕南北一边说,手上的动作不停。

    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七种药,在他的手上称重完毕。

    大型医院的煮药,都是用机器煮药,可以一次性煮多付药,对医院来说方便快捷。

    在煎药房巡视一周,燕老皱眉问道,“有砂锅吗?”

    苌磊听到燕老的提问,上前迈出一步,“我这就去买!”

    “麻烦你了!”燕来转过头看向唐毅,“知道我为什么要用砂锅?”

    “砂锅受热均匀,散热慢,对药效的影响小,可以有效的促进药效的发挥,进一步达到调理身体的效果。”被训斥了一顿的唐毅收起了平时玩世不恭的性子,“另外,砂锅稳定性强,不会因为长时间的熬药与药物产生化学反应,影响药效,更能保留药物中的药效。”

    燕老指着面前的现代化的仪器,“用砂锅煎药效果好这是不争的事实,医院明白这个道理,可为什么还要选择现代化的仪器?一副中药熬下来少则三十分钟,多则一个小时,甚至有些药更久,费时费力。所以医院选择了现代化的煎药机,可药效呢?”

    “中药每一钱都要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才能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可煎药的时候药效发挥不出来,谈何治病救人?”燕老不无惋惜的说道。

    xiaoshuoshu.cn   zzdushu.   eyxsw.   sabook.

    qq787.   qirenxing.   1616ys.   kuuai.

    huigre.   d9cn   ik258.   abcwx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校花的贴身医生

吃蟑螂药的小强

校花的贴身医生笔趣阁

吃蟑螂药的小强

校花的贴身医生免费阅读

吃蟑螂药的小强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免费阅读 【ABO】总裁的哑巴小奶包 黑帆无错版 心劫文学网 忠你小说网 文学之屋 风雨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静心小说 文学之航 落花小说 抗清最新章节 我与仙帝五五开全文阅读 暖栀阁 我一个综艺咖多才多艺很合理吧?免费阅读 苟在巫师世界修地仙最新章节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全文阅读 从生产队赶大车开始明曜天火 山河志异全文阅读 斗破:阳帝txt下载 篡改历史是门好生意txt下载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成为黄毛!无弹窗 重生高考状元,女神让我上二本?全文 重回80:我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