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小姑娘。

    一身洗的发白,打满补丁,明显不合身的衣裳,挂在身上。

    一条腰带绑着在腰间,整个人看起来瘦瘦小小的。

    身高估计就到赵策的胸前。

    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眼前的两人,然后飞快的垂了下去。

    只留下乌压压的长睫毛,轻轻的颤了颤。

    “我、我做好饭了”

    赵策还没来得及开口,赵有才的大嗓门已经嚷嚷开了。

    “策儿,这女娃子是谁?”

    其实赵有才问了也是白问。

    孤男寡女在一个屋子里,还能是谁?

    赵有才只是不敢相信。

    五两银子!

    他给了赵策五两银子,他该不会真的带回这么一个小豆芽吧?

    五两银子,不说村花,就是城里的姑娘都能娶回来了!

    这可是他家里一年的收入了!

    这小姑娘看起来就像根小豆芽菜一样,一看就是不好生养的。

    赵有才想,自己的侄儿少不更事的。

    肯定是被人骗了!

    赵策看赵有才嚷嚷完后,那小姑娘的小身板,有些害怕的抖了抖。

    赵策赶紧说道:“大、大伯,这其中,恐怕有些误会。”

    赵策刚才,在房间外坐着回忆往事唏嘘的时候,就说忘记了一件事。

    原来是忘了家里添了一个人口了。

    昨天原主去了青楼,把钱花光了,又受了一肚子的气。

    心中还记着拿了赵有才五两银子,叮嘱他赶紧把媳妇带回家的话。

    喝的烂醉的他,在半路遇到这个要被家里人带去要找官媒直接嫁出去的小姑娘。

    看这小姑娘长得不错,于是自作聪明的,用兜里剩下的银子,把这个小姑娘娶了回来,也算是交差。

    一手交聘礼,一手交庚帖。

    这一桩买卖这一桩婚姻,便成了。

    这小姑娘昨晚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待着的,一大早就躲在厨房里干活了。

    赵有才听到有误会这种话,停了下来,看着赵策。

    “什么误会?”

    “莫非是官媒那边骗了你?”

    “不对,官媒肯定不会骗人,你是不是私底下找了那些不可靠的媒婆?”

    “不行,不管是谁,我们带着这人出去城里,找媒婆要个说法去!”

    “五两银子,带回来这么一个媳妇,这怎么行?”

    赵有才说着,就要回去喊人。

    这年头,除了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

    不然谁会娶这么瘦的媳妇?

    这么瘦的媳妇,不说生孩子困难,就是自己都不好养活!

    屋内的小姑娘听了他的话,有些惶惶的看向了赵策。

    “夫、夫君”

    喊完,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赶紧把头低了下去。

    这才来夫家过了一晚上,就要被送回去了吗?

    这要是被送了回去,她是肯定不能再嫁人了。

    以她舅妈那一家的性格,估计会让她自己找个地方吊死了。

    这么想着,那大眼睛一瞬间就起了雾气。

    赵策看着这小姑娘刚刚那一瞬间可怜巴巴的眼神,赶紧拉住赵有才,说:“大伯,我现在头有点晕。”

    “你先不要急,等我先捋捋这事。”

    赵有才一听说赵策身体不舒服,有些紧张的问道:“头晕?”

    “是不是读书太用功了?”

    他说道:“那你先捋捋,大伯先不吵你。”

    “下午大伯再带人来找你。”

    “那些个媒婆,真是岂有此理!”

    赵策好说歹说,又加上装病。

    才把大伯劝走了。

    赵策叹了一口气。

    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好,让他先缓缓。

    转身看向身后的小姑娘,那小姑娘也仰头看着他。

    她背着光,一双大眼睛,带着水光。

    只是很快,她又把头低了下去。

    赵策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也没有细想。

    他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苏彩儿垂下眼眸,那乌压压的长睫毛扇了扇,才有些难过的说:“我、我叫苏彩儿。”

    “昨天是夫君在路上,把我带了回来的。”

    少女音小小的,糯糯的。

    因为紧张,还带着一丝小小的颤抖。

    她昨天被自己的舅妈和表哥带着,说是她快十六岁了。

    村里不能再留着她了。

    无论如何,昨天都要把她嫁出去。

    在去官媒的途中,苏彩儿无数次想过死。

    这一天的时间,就要把她嫁出去,能嫁的都是什么人?

    无非是一些脾气暴躁,实在娶不到媳妇的鳏夫。

    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以前听说有一条村子的男人,媳妇死了之后,后面都没娶上媳妇。

    那是因为,他把自己的媳妇,硬生生打死了的!

    大家听说了他的名声,都不敢嫁给他。

    还好她半路遇到了夫君。

    他不嫌弃自己,直接把聘礼给了舅妈,带着自己回了家。

    说是聘礼,其实也算是买了下来。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说明自己是夫君的媳妇儿了。

    她跟着夫君一路走回家,昨晚天色太晚了。

    路上也没什么人。

    夫君喝的太醉了,只闷头往家里走。

    回到家后,直接就睡死了过去。

    一直到早上才醒。

    虽然没人看着,但是苏彩儿还是很有自觉的。

    一大早就把家里的活,都干的七七八八了。

    想到刚刚夫君大伯那么激动的说着,要带自己出去要个说法的样子。

    这么一想着,苏彩儿眼里的泪水就要止不住了。

    她哀求的说道:“我、我虽然瘦了些,但是我很能干活的。”

    “夫君娶了我,我们是夫妻了呢,能不能”

    “能不能让我留下来?”

    这般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了。

    毕竟她的夫君是读书人,她其实是配不上他的。

    而且大伯是长辈,要是长辈开了口。

    作为读书人的夫君,肯定是要听的。

    想着自己才因为离开了那条村子,日子有了盼头,高兴了一晚上。

    这就要把她的美梦敲碎了。

    看着眼前小姑娘垂着小脑袋,偷偷的抹着自己的小眼泪,无声的哭泣着。

    赵策轻叹了一口气。

    他昨天醉的太厉害,实在记不太清了。

    直接坐下,指着旁边的凳子,说道:“你先别哭了。”

    “你也坐。”

    “我昨日有些醉了,记不太清事情了。”

    “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苏彩儿迟疑了一下,坐在了旁边的小凳子上。

    小小的一个,两只小手规规矩矩的叠在膝盖上。

    抬起小脸,大眼睛和小鼻头都红红的。

    有些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赵策这才看到,她那眼睛,似乎有什么不对。

    赵策想凑近一点看看,但是想想这才知道别人的名字,自己不好贸然做这些举动。

    正想着,眼前的小姑娘就开口说话了。

    “我昨天要去找官媒直接登记的。”

    “夫君昨天半路把我娶了下来,让我跟着你回家了。”

    赵策想了想,似乎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原主昨天带了人回家,也没别的想法。

    只是想着要对这五两银子交差。

    后面怎么回家的,烂醉的自己都不记得了。

    一大早,这内壳里就换了一个灵魂。

    赵策揉了揉眉心。

    有些无奈的想着。

    这年代,娶妻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这媳妇儿,是自己回家走到半路给带回来的。

    好像花了多少钱的聘礼来着?

    赵策想了想,好像想不出来。

    他随口问道:“昨天我给了多少聘礼?”

    苏彩儿有些紧张的说:“一钱银子呢……”

    赵策狐疑的看向她。

    “一钱银子?”

    赵策知道,一钱银子,大概是一百文钱左右。

    想起电视剧里面,那些人一出手就是一大块的银锭子。

    听起来感觉一钱银子就不怎么值钱。

    赵策想了想。

    明中时候,一斗米,似乎是四五十文钱?

    一斗米大概是后世的十七八斤。

    上下扫了一眼眼前正忐忑着的小姑娘。

    好家伙!

    三十多斤的米,娶回来一个小媳妇儿?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