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菜刀,苏彩儿也翻了出来。

    不过还没来得及磨。

    两个人合手合脚的晾好衣服后。

    苏彩儿把锅里煮好的粥打起来。

    赵策则生火,继续煮糖。

    弄好后,两人相对坐着,吃午饭。

    这次用的米,是赵有才拿过来的新米。

    再也没有一股子霉味了。

    小姑娘坐在对面,碗里的米汤加了一点米,喝的很香。

    农家人来说,顿顿都有白米煮的米汤。

    这已经很幸福啦!

    而且米汤喝完后,底下还有一层薄薄的白米。

    苏彩儿很珍惜的小口一口吃着。

    赵策见她吃得这么香,也捧着自己的碗喝了起来。

    碗里的粥,喝进嘴里后,有些淡淡的咸味。

    因为昨天自己说只喝粥太淡了,苏彩儿就给他那一碗,加了点盐巴。

    赵策一口气喝完,肚子也就饱了。

    一抹嘴角,赵策心道:除了馋肉,其他也还好。

    喝完后,收拾好厨房。

    赵策就开始继续制糖了。

    这木炭制糖,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毕竟家里烧火的木炭就这么点,别人家的火灰都是留着肥地的。

    这古代,没有化肥。

    烧火煮饭剩下的火灰,家家户户都是收集起来。

    留着肥地的。

    所以赵策得赶紧想办法,把这黄泥水淋法给实施了。

    而且到时候。

    自己还得买田地,种甘蔗或者甜菜。

    这样也能保证自己的原材料供应。

    赵策一边搅拌锅里的糖水,一边做着春秋大梦。

    搅拌着,就听到外面传来霍霍的磨刀声。

    小姑娘已经磨着菜刀,准备切肉了。

    等到赵策往锅里加木炭时,苏彩儿已经端着一大碗切好的肥肉进来。

    厨房里飘着的甜味,比昨天更浓。

    苏彩儿把碗放在灶台上,小小的吸了一口。

    赵策抬头一看灶台上的碗,赞道:“切的还挺好。”

    赵策自己见到以前奶奶炸猪油。

    但是他也没有亲身下场去弄过。

    所以刚刚忘记交代了小姑娘。

    不过这小姑娘是个聪明的。

    家务活这种,也不用自己说,她就做的得心应手。

    苏彩儿听了夫君的称赞,有些羞涩的说:“我没切过肉,害怕自己把肉切坏了。”

    没有切过肉,也很多年没尝过肉味了。

    切肉的时候,苏彩儿就在想。

    这煮薄的东西,才好熟。

    也能省不少柴火。

    所以肉应当也是同理吧?

    她就特意控制自己,尽量切的薄一些呢。

    想不到却都做对了。

    赵策笑道:“没事。”

    “切坏了,煮熟了一样吃。”

    “咱不挑剔这么多。”

    “不过有些肉太薄了,炸猪油的话,感觉会很快焦了。”

    苏彩儿有些紧张的问:“那、那怎么办呢?”

    赵策摸摸自己的下巴,建议道:“等会榨油的时候,你多看着点就是了。”

    苏彩儿认真的点头。

    “嗯,我会好好看着的。”

    赵策想起香香的猪油渣,嘴里的唾液也有些挡不住了。

    他大手一挥。

    “起火,炸猪油!”

    说完,自己起了势,自己坐在灶前。

    就着小灶里的火,很快就把大锅里的火升了起来。

    大锅放了半勺水。,然后生肥肉倒进去。

    慢慢的,锅里就开始飘起了烟。

    赵策一边往躺水里加着木炭,一边看着小姑娘慢慢搅拌着锅里的肥肉。

    等到糖水过滤了一道。

    锅里已经开始响起了炸猪油那种独特的噼啪声了。

    猪油的香味也渐渐的飘了起来。

    离得最近的苏彩儿,嘴里的口水已经止不住了。

    她眼睛盯着锅里,散发着浓重香味的猪油,不停的小口咽着口水。

    一旁的赵策也不时的探头过来看着。

    什么仪态都不要了。

    忍着想现在就夹一块偷吃的冲动,赵策把糖水处理好。

    去天井洗了自己黏糊糊的手。

    等到出油差不多了,就把灶里的柴火减少。

    用小火慢慢的熬。

    在天井的赵策,都能感觉到那炸猪油的香气一直往自己鼻子里钻。

    “这香味,太要命了……”

    “本来就两天没吃肉,感觉自己一只猪都能吃下去。”

    赵策正想着,突然听到家外面的篱笆门被敲响了。

    赵策以为是赵有才来找自己。

    走出去一看,才发现自己家里的篱笆门,围满了村里的孩子。

    基本都是闻香而动的小屁孩们。

    有几个见到赵策,估计有些害怕。

    赶紧把腿就跑了。

    有些闻着空气中的香味,却舍不得走。

    “赵、赵老爷,你们家做肉吃了吗?”

    有个年纪大一点的小孩,鼓起勇气问着。

    说完,又怕被赵策训斥。

    往回缩了缩脖子。

    赵策不禁失笑。

    他看了看篱笆门外面的孩子。

    一共有七八个。

    他扬声道:“你们在这里等等我。”

    说完就走进了屋子。

    这些孩子以前大多数得到过赵策的训斥,不知道赵策要他们留下来干嘛。

    但是空气中的香味实在太吸引人了。

    虽然隔壁的小孩没有被馋哭,但他们都使劲的吸着。

    隔壁家也有人探出了头来,看着赵策家。

    赵策回到厨房,见到小姑娘已经往碗里装猪油渣了。

    他拿出一个小碗,对苏彩儿说:“彩儿,夹几块过来这里。”

    苏彩儿点点头,也不问为什么。

    直接拿筷子扒拉了过去。

    “外面来了不少孩子,我去给她们分一小块。”

    赵策说完,端着自己眼里的猪油渣,重新走出了大门。

    外面的孩子,又走了两三个。

    赵策打开篱笆门,说道:“我今天炸猪油了,不过也不多。”

    “给你们一人一块猪油渣吧。”

    说着,让这些孩子伸出手来。

    赵策从碗里夹了刚炸好不久的猪油渣。

    放到前面那个小孩的手上。

    这群留下来的小孩,想不到这个平时对着他们只会呵斥的读书人老爷。

    真的会给他们肉吃。

    一时之间,没拿到肉的都围了过来。

    赵策也不嫌弃,每人给了一块小小的猪油渣。

    一共五个小孩,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小块炸的手指大小的猪油渣。

    “多、多谢状元老爷!”

    带头的那个孩子,率先说道。

    赵策之前总是板着一张脸。

    如果他们不小心靠近了一点,都会遭到他的训斥。

    但是今天,赵策却没有训斥他们。

    甚至还给他们肉吃。

    这么一看,赵策似乎也没这么可怕了。

    赵策给每人分完,笑着说:“行,回去吧。”

    这群小孩,拿了肉,便呼啦啦的走了。

    赵策端着碗,又回了厨房。

    苏彩儿已经把锅里的东西都清了起来。

    大锅里还剩了不少油,她有些可惜的看着。

    想着要不今晚给夫君煮一锅饭,拿米饭把里面的猪油都刮走。

    正可惜着。

    嘴边就被夹了一块炸好的猪油渣。

    苏彩儿回过神时,嘴里已经吃进去了一颗香喷喷的猪油渣。

    嚼巴嚼巴。

    满嘴都是香味。

    眼前一亮。

    苏彩儿脱口而出道:“好好吃!”

    赵策也嚼了几块,觉得总算是解了一点馋。

    他把筷子递过去。

    “先吃几块,剩下的晚上吃。”

    “对了,锅里的猪油也别浪费了,今晚煮一锅白米饭,然后拿这些锅里的猪油直接炒菜。”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