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赵策已经走到了城门。

    因为赚了钱。

    回去的路上,他也不省着了。

    花了一文钱,坐上了一辆顺路回去的牛车。

    拿出书箱里的竹筒,喝了一口水。

    看到放在另外一个格子的几枚铜钱。

    赵策想,也不知道小姑娘在家里做了什么。

    拿出新得到的荷包,倒出来一看。

    里面是一枚五两的银锭子。

    还有一个写着号码的甲等木牌。

    这木牌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用?

    刚刚忘记跟他们打听一番了。

    想了想,又把木牌和银锭子一起塞回了荷包内。

    今日收获着实不错。

    赵策心情愉快的,连肚子打鼓的声音都忽视了。

    牛车到了村子附近,赵策便下了车。

    背着东西,往村里走去。

    现在大概是巳时左右。

    不少人已经吃完今天的第一顿饭,坐在大槐树下乘凉聊天了。

    其中聊的最多的,就是今天在村里见到的那个生面孔的小姑娘。

    见到赵策背着书箱回来,大家的话题又转向了他。

    “文曲星老爷回来了!”

    “今日书院休沐,赵老爷怎么还去城里?莫不是夫子给你单独开小灶了?”

    一些闲不住的大婶,直接提高了声音。

    大家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去。

    只是今日一看,却发现这往常含胸驼背的读书人。

    今日却背量挺直,目光平和。

    就像……

    换了个人一样。

    肯定是他们看错了……

    赵策听着这些话,无奈的想扶额。

    他这外号也太多了。

    什么文曲星老爷,状元老爷,赵老爷。

    这村里个个都是人才……

    各种外号,是张嘴就来啊。

    不过一想到原主为此而沾沾自喜,把这些当成村里人真正的崇拜。

    赵策就觉得替他脸红。

    他站定脚步,其他人以为他又要来几句之乎者也。

    却不想赵策直接对着那个开口的婶子微微点头。

    “阿春婶,我去城里办些事。”

    “时候不早了,就先回去了。”

    一番话说完,留下一堆见鬼一样的同村人。

    施施然的背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啊……这赵策,是不是撞邪了?”

    “刚刚他跟我说的话,那语气……啧,怎么说呢?”

    刚刚得到回话的阿春婶,一言难尽的。

    不知道怎么形容。

    旁边有一个人说:“你们不是说,他昨天带了个小媳妇儿回来吗?”

    “可能这娶了妻,人也就变了?”

    “咦?说的挺有道理啊……”

    “不过这赵策先前不是说,他高中之后是要做官老爷的,蓑衣绝对不会娶农家的女子吗?”

    “今天我远远看了一眼,那姑娘瘦瘦小小的,明显就是个农家人。”

    “而且一看就是胆子很小,不好生养的样子。”

    “嗐,谁知道呢,一个萝卜一个坑,说不定他就喜欢这样的。”

    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赵策和他的新媳妇儿。

    讨论着赵策怎么突然带了个人回来。

    赵策走到老远,还能听到大家的议论声。

    听着村里人的议论,赵策每次都能想起先前原主那些羞耻的话来。

    “还好我脸皮够厚,不然这真的连门都不好意思出了”

    赵策苦笑一下。

    “罢了,这才来多久。”

    “名声这种东西,慢慢来吧。”

    赵策也想的很清楚。

    自己肯定是要改善和村里人的关系的。

    穿越古代,做独行侠什么的,他一开始就没想过。

    不说别的,就是科举要找到五户人家给他担保。

    这个都必须是要关系好的人才愿意做这些。

    不过这些事情也不能着急。

    等他生活安定下来后,再慢慢考虑也不迟。

    前世的自己,虽然快三十岁了。

    但是现在这具身体,也才19岁。

    赵策一边想着,一边走回了家。

    打开这久未修葺的篱笆门,看到家里的大门,被从里面关上了。

    赵策敲了敲门,才听到里面有些慌乱的脚步声。

    细细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我夫君不在家,还请晚些再来”

    赵策听着这声音,笑道:“是我。”

    “开门吧。”

    说完,大门很快被打开了。

    小姑娘的小脸,从门里露了出来。

    看到赵策的一瞬间,那小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夫君!”

    “你回来啦!”

    赵策点点头。

    心想,家里有个人在盼着你回来。

    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打开门,走了进去。

    反手把门关上,问她:“怎么这么紧张?”

    苏彩儿帮着他把背篓卸下来,才小声解释说:“方才出去洗衣裳的时候,有个婶子想过来和我搭话。”

    “我有些害怕,就赶紧回家了。”

    赵策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嗯,暂时不和他们说话的好。”

    小姑娘的眼睛,赵策现在也没什么办法要大家接受。

    但是他准备这两天把钱存够后,先还给赵有才。

    然后就把这些功劳,都按在小姑娘的身上。

    再和赵有才胡扯一通。

    这样一来。

    有了赵有才的撑腰。

    这事也好办许多。

    毕竟赵有才除了是自己的大伯外,还是水桥村的村长。

    他说话肯定比现在的自己管用的多。

    在此之前,还是得让小姑娘少点出门才是。

    苏彩儿又有些难过的说:“夫君,我没敢上山打柴。”

    “只在河边捡了一些小柴枝回来。”

    赵策说:“没事。”

    “过两天我上山去打多些柴回来。”

    说完,拎着自己的背篓,想要去厨房。

    “我买了不少东西,今晚做好吃的去!”

    赵策一声令下,带着小跟班到了厨房。

    变戏法一样,从书箱里面源源不断的掏出东西来。

    白米、白面、香油、盐巴。

    一大包的白糖。

    还有用油纸包起来的猪肉。

    每掏一样,就引得小姑娘小小的惊呼一声。

    掏到最后,里面也就空了。

    赵策笑道:“今晚把这些猪肉切了,炸猪油留着炒菜。”

    “然后猪油渣我们送饭吃。”

    苏彩儿下意识道:“这是提前过年了呀。”

    赵策笑着说:“过年吃的更好!”

    说完,把自己的白糖换了钱的事情,跟小姑娘说了。

    小姑娘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夫君好厉害啊”

    “木炭能制白糖,还能卖这么多钱。”

    赵策听着她崇拜的话,有些得意的眉毛微扬。

    “这就多了?”

    他从身上掏出来那个精美的荷包,示意苏彩儿接过去。

    苏彩儿低头看着这个好布做的荷包,愣住了。

    “夫君,这是”

    “打开看看?”

    苏彩儿打开一看。

    里面是一锭银锭子,还有一块她看不懂字的木牌。

    苏彩儿这个小乡巴佬,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夫君,这、这是银子?”

    赵策点头,说道:“五两。”

    小姑娘看着这块银锭子,突然傻乎乎的拿起来,就要张嘴咬。

    赵策赶紧止住了她的动作,哭笑不得的说:“这么上嘴了?”

    苏彩儿眨巴着眼睛,说道:“我以前听说,银子是软的。”

    “我想试一试是不是真的。”

    赵策好笑的点了点她的小脑袋。

    “自然是真的。”

    “不过这东西脏,不可以上嘴咬。”

    把原来小姑娘的九枚铜板也拿了出来,放到她的另外一只小手上。

    卖白糖后买东西剩下的一百多文,也全部倒了出来。

    赵策说:“这些就是我们目前所有的家当了。”

    “日后都交给你保管。”

    苏彩儿看着自己一手铜钱,一手银子。

    桌上还有一堆铜板。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的。

    只觉得小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她、她给了夫君九个铜板,但是却收回了这么一大堆?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北蕭阁 诡秘:我的马甲遍布时间线若听风声 超神:文明崛起最新章节 白月光只和灭世魔头he免费阅读 我在荒岛肝属性最终永恒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梦 独特小说 北宋穿越指南全文阅读 苟在东宫涨天赋,发现太子女儿身机械八爪 从拜师李莫愁开始挂机无防盗阅读 随梦书屋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