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云,你在洞府吗?”



    到留云的洞府门敲了一会儿,洞府里面都没有声音传来,珩淞已经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了,默默用神力探查一下。www.zuirange.com



    “留云不会是生气了吧?要不我们两个先走?”理水有些犹豫。



    削月也有些意动,但珩淞还在这,“折剑,要不……”



    毕竟留云生起气来还是很可怕的,虽然这数千年里留云的怒火大多是被珩淞担了。



    “怪了,留云不在洞府,甚至不在奥藏山,嗯,也不在绝云间。”珩淞没有理会理水削月想跑的心思,也可能是因为她见惯留云生气的样子了,知道嘴硬心软的留云根本不可能把她怎么样,自然也不会对理水削月怎么样,所以完全不在意,而是闭眼感受着自家好闺蜜到底跑哪去了。



    “归离原不在……荻花州不在……璃月港……”珩淞眼睛终于睁开,神色古怪地看着理水削月。



    理水和削月都被珩淞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折剑,怎么了?”



    珩淞摇摇头,“没什么,就是你们……”



    她辛辛苦苦磨这群人半天,都不肯离开山间,去璃月港转转,结果私底下一个比一个还爱往璃月港跑!



    都逗她玩呢?!



    “去璃月港瞧瞧,刚好你们不也想去转转吗?我们在璃月港准备了出戏,走走走,萍儿还在等着呢!”



    说完就拉着两人往璃月港跑。



    而时间回到珩淞还在璃水镇应对尴尬场面,与此同时的璃月港家里,荧看着这一堆茶叶礼盒,又往派蒙手上塞着个小布袋子,里面是珩淞丢给她们让她们帮忙分发的虚空终端。



    “我瞧瞧,离最近的是往生堂,咱们先去找钟离他们,胡桃这个点儿应该也在堂里。”



    金发少女拿起珩淞给的名单,对好名字跟茶叶数量,将剩下的留着自家喝的茶叶放到珩淞平时放茶叶的地方,又把需要去的地方做好规划,“不过如果胡桃钟离还有若陀龙王都在往生堂,那咱们解释虚空终端来历的时候也得注意点了。派蒙,你记得别说漏嘴!”



    派蒙叉着腰,“哼,我嘴巴可严了!才不会说漏嘴呢!不过,你想好要怎么解释了吗?”



    荧挠挠头,也有些苦恼。



    正思索时,就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派蒙急忙把手里的小布袋放到她跟荧的房间里然后关上门,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对着已经在门边等候的荧比了个oK的手势。



    收到信号的荧点点头,这才慢慢打开门,“哪位?”



    刚开门就看到了一个一身青黑色搭配,头上戴着一个羽毛一样的簪子发饰,衣摆似是翅膀一般的高挑女人站在外面。



    荧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有点不敢相信。



    “旅行者,你这是做甚?折剑呢?”



    来者正是化人形态的留云借风真君。



    “没事没事,真君先进来喝杯茶。”荧赶紧让开,让留云借风真君先进来,“珩淞出去送逐月节礼物了,还没回来,不过按她的速度,不出意外应该是快了。”



    留云也不客气,进到屋子里坐下。



    荧取出一盒新茶,一边烧水泡茶一边询问:“留云真君今天怎么来了?还……”特意换成这个样子?



    在她的印象里,除了被珩淞故意惹毛的情况,留云借风真君其实还是挺温柔一仙人的,就是有些傲娇,活脱脱的刀子嘴豆腐心,不肯承认自己对凡尘感兴趣,也不会主动来璃月港,至少她见到的几次,不是因为帝君“仙逝”以及珩淞“离家出走”,就是因为被珩淞拖着来的。



    “歌尘告知本仙,今年逐月节的主题是『食与山河』,论美食,论烹饪,本仙的功夫与巧思不输任何人!特此现世,便是要世人瞧瞧本仙的新机关烹饪神机!至于来这里,不过是想去玉京台,路过顺带来瞧瞧。”



    荧干笑两声,不多言语。



    从绝云间到玉京台可不会路过绯云坡,留云借风真君分明是特意寻来的,却还是傲娇不肯承认。



    见是知根知底的熟人,派蒙也从房间里出来了,“机关烹饪神机?有点耳熟的名字……我想起来了,当初珩淞在奥藏山请客时说过。仙鸟姐姐,你终于研究出来了吗?”



    对上派蒙的小眼神,被称仙鸟的留云也不恼,轻哼一声:“你倒是跟折剑待久了,也学来折剑那股子胆气,竟然不唤本仙的仙名,而称本仙为仙鸟。”



    派蒙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罢了,既然折剑不在,本仙便先去寻歌尘了。”还没待多久,荧泡茶的水都没烧热,留云就又风风火火离开了。



    客人离开,珩淞又还没回来,荧就灭了火,和派蒙一块去送茶叶跟虚空终端了。



    荧顺顺利利送完了名单里在璃月港的人的礼物,跑了包括但不限于往生堂、总务司、月海亭、玉京台、万民堂等璃月的知名地标。



    有部分人比较难找,比如夜兰,她那份就是由凝光转交的。



    申鹤跟瑶瑶时常在绝云间修行,逐月节期间,瑶瑶倒是回璃月港了,申鹤本来是不想回来的,但荧跟派蒙依旧在玉京台碰到了她正在跟留云借风真君一同拜访萍姥姥。



    烟绯因为逐月节快到了,这两天不紧急的工作也暂时推了,专心过节还有准备过两天的厨王争霸赛主持工作,现下也有空来萍姥姥这喝一杯茶。



    在场萍姥姥、瑶瑶、申鹤、烟绯、留云五人,只有留云没有拿到她那份礼物,因为她那份被珩淞拿走了,而现在珩淞还没回来。



    倒是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只是留云还是觉得有些郁闷。



    “嘿嘿,生什么闷气呢?脸鼓得跟风史莱姆一样?”出去送礼的珩淞突然出现在人形的留云身后,用食指戳了戳留云的脸颊。



    不出意外的,某人的爪子被留云一巴掌拍掉了。



    珩淞的手被拍开,故作委屈,“我去奥藏山找你,扑了个空,好不容易才在萍儿这找到你,你倒好,完全不关心你姐妹我受伤的心灵……”



    说完又要作势耍无赖上了。



    要不是这么多晚辈在,留云肯定一个白眼翻上天,“这么多晚辈在,也不嫌丢人?”



    珩淞立马停了动作,正常起来,“咳咳,你们什么都没看到。呐,留云你的礼物。”



    两盒茶叶跟一个虚空终端,多出来那盒是安慰好闺蜜的,反正买多了点,问题不大。



    在一堆小辈面前,留云还是给珩淞面子的,拿过礼物就放好,虚空终端没收回去,因为她想看看这个小东西有什么用。



    “大布耶尔搞的东西,你要是感兴趣可以在逐月节后跟我去须弥玩玩,你们两个也能聊聊嘛!”珩淞眨着大眼睛,满是期待。



    “不无不可,不无不可。”不是留云的声音,而是一道成年男性的声音。



    一群人齐刷刷将目光看向珩淞后面的两个人,看上去普普通通,但能跟过来的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留云上上下下扫了两人一眼,又瞧见珩淞嘴角那一丝还没压下去的笑意,哪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即叉着腰看向二人:“你们两个……”



    理水跟削月二人都是一哆嗦。



    这是暴露了他们常常瞒着留云跑出来玩的事了?



    荧和派蒙还没反应过来这两位是谁,瑶瑶就已经认出来了,乖乖巧巧打招呼:“理水叔叔,削月叔叔。”



    “欸?这是仙鸟二号和仙鹿?”派蒙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之前在奥藏山聚会时见面不长这样吧?!”



    珩淞头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小派蒙,你这外号都取到他们身上了?削月是仙鹿,理水是仙鸟二号……一号是谁?”



    突然反应过来,珩淞扭头看着旁边站着的留云,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不会是你吧?”



    留云:……



    明明派蒙这么叫时她完全不生气,但为什么从折剑嘴里说出来,她就这么想揍折剑一顿呢?!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