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何部伟的话,韩江龙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知道几年来的心愿已经达成。“真有需要的话,我会开口,到时还希望何总多多理解,并非是我想给你添麻烦。”他说道。

    “这是哪里的话?如果不是怀着坦诚相待的心,今天我也就不会找你了。”何部伟道,“韩总,咱们不用见外的。”

    “那好,我就不多说了。”

    “哦,就刚才说的第二人民医院的事,你觉得哪个环节需要圆方来协调?”

    “找医院的麻烦、打砸澳图安保在医院的人员和设备,本身一点问题没有,不过我跟公安方面的关系不是太硬,到时如果有那方面的阻力,还希望你能斡旋一下。”

    “可以,那是小意思,你只管把事情闹大就成。”

    把事情闹大,对韩江龙来说是专长。

    仅仅过了三天,韩江龙就通过关系把一个女人送进了第二人民医院做护士。

    次日晚,强暴的事情就发生了。旋即,女人的一大帮亲戚朋友就行动了起来,为她讨个公道。

    医院这边慌了神,在强大的聚众势力面前,保卫科形同虚设,最后连院长都不敢到医院去。

    澳图安保更是招架不住,派遣的保安、清洁等人员被打得哭爹喊娘,半天不到,跑得一个不剩。没办法,只有抽调人员补上。不过那女护士的亲戚朋友依旧不罢休,照样棍棒拳头一起上,不怕与澳图方面的人员展开殴斗。

    辖区派出所忙坏了,人抓了不少,但不起什么效果。随着澳图安保不断增派人员,女护士的亲朋也是接二连三地出现,所以第二人民医院连续几天乱成了一锅粥。

    澳图安保先发制人到公安部门上访,说这是针对他们的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希望能引起足够的重视,还地方一片安宁。

    其实就是澳图安保不上访,公安也会严查盘问的,毕竟动静太大,关涉到社会维稳了。

    韩江龙被辖区派出所喊去谈话,他很无奈,说员工的家人在工作单位被保安侵犯,警方破案效率不高,抓不到犯罪嫌疑人,家属肯定按捺不住。刚好,那名员工的人缘好,不断找同事去现场帮忙,他也没办法。

    辖区派出所知道韩江龙大小也是个人物,名下有温莎会所、龙江酒店、鼎升理财,还接手了紫黄娱乐,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所以也不敢对他动硬,只是说那些涉事的人都会有麻烦。

    韩江龙知道,这是派出所在给他施加压力,难道能不管手下的员工?

    这一点,张本民已经想到了,他让何部伟给韩江龙吃下定心丸,一切都是暂时的。

    张本民把狄耘约了出来。

    狄耘在听了张本民的述说后,闭着眼寻思了会,问他打算怎么办。、

    张本民说会让锦华商场和被侵犯的女护士来局里,到治安科去投诉,当初是怎么把的关?竟然批准澳图安保这样的垃圾公司在兴宁出现,对地方来说就是个灾难。

    “你知道有这么对手存在,为何不在澳图安保公司进入市场时着手打压?早点说,让治安科在审批保安业务时不通过不就行了么?”

    “狄局,澳图安保的马识图,是铁了心要搞圆方安保的,他就像个脓包,总归要鼓出脓头来的。”张本民道,“得等脓包彻底冒出来的时候,再想办法慢慢彻底解决,达到清除的目的。否则脓包里的一直隐约存在着,还又不好根除,那不难受么?”

    “可从你解决的方法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大大小小地闹上一通而已,没什么大招。”

    “小麻烦可以引起大震动的。”张本民笑道,“我们公安,哦,现在我已不在公安序列,应该说你们了。你们公安作为保安行业的主管部门,督查是必须的,得尽量保证保安行业不出问题,否则从服务单位变成了危害社会的毒瘤,那就是你们的失职。”

    “我们可以从保安业务切入,对澳图安保公司进行督查整改。”狄耘道,“只不过,力度估计不会太大,毕竟但从保安人员下手有些单一,澳图那边完全可以短时间内进行‘换血’的。”

    “不指望一举拿下,不断侵扰他们就够了,让他们在时间和精力上不断有消耗,在焦头烂额之时我再放个大招,那效果就会很明显。”

    “我说嘛,你肯定有周全的计划。”

    “周全也谈不上,无非就是变换着形式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行,不管你搞什么,把大概时间告诉我,到时也好稳妥地筹措一下,在第一时间拿出有针对性的整改方案。”

    “好的,我这两天就去大兴集团,跟对方探讨一下!”

    “别这两天了,现在时间还早,今天就过去把事情尽量敲定下来,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

    “也好,今日事今日毕,多留点提前量给明天。”

    张本民这话不是敷衍狄耘的,他确实马不停蹄地找了大兴集团的董事长毛补全,筹划第三波行动。

    毛补全见到张本民时并不意外,“你终于来了啊。”

    “毛大董事,听你的意思还盼着我来?那可是要给你添麻烦的呐。”

    “不是盼不盼的事情,而是或早或晚的问题。”毛补全笑道,“咱们算是朋友了,不绕弯子,先说你在屏坝牵头搞的大旅游项目一事,那是个百分百的好事,等机会合适时,让我们大兴集团也去参加一股吃牛肉!”

    “那还有问题么?不都已经在计划内了嘛,上次说过的。”张本民很干脆,“那个你放心,用不了多久就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好,你没忘就好。”毛补全道,“那接下来,就谈谈澳图安保的事吧,你上次不是说过,要制造几个安保事故的么,我已经选好具体的下属企业了。”

    “安保事故就算了吧,已经有其他铺垫了,不能一直玩老套路,那没新意。”

    “也对,我听说锦华商场、第二人民院那边已经出事了,而且还闹得不轻,尤其是第二人民医院,市里有领导好像都关注了,要求尽快解决好。”

    “所以啊,得换换花样,要不我朋友的圆方安保会被怀疑到的。”

    “行,你想怎么办?我照办就是。”

    “来点温和的吧。”张本民道,“大兴集团资产多,尤其是土地多,近期有没有要出让使用权的?”

    “还别说,真有一块地正在操作。”

    “澳图安保那边,有没有参进去的?比如帮忙牵线或者是直接上手操作的。”

    “巧了,澳图安保在我们集团设置的负责人,刚跟我谈过。”

    “是澳图自己想拿下那块地的使用权?”

    “不,那负责人只是想拉个皮条,弄点好处。”

    “真是想不到,这种事还有送上门的机会,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的就是如此吧。”张本民笑了,道:“毛大董事长,你看这样如何,一切都按照那负责人的意思走,如果大兴集团因此有什么损失,由我朋友圆方安保那边来进行补偿。”

    “损失?”毛补全一抻眉毛,“谁的损失?”

    “大兴集团的啊。”

    “那跟我有多大的关系?”

    “哦,哦。”张本民一摸后脑勺,“明白了。”

    “明白就行,这事啊,就当是我再屏坝大旅游项目上的一个表态吧。”

    “毛大董事长,那我就谢谢了!”

    “在这事上用不着客气,毕竟我也是有私心的,算是相互帮忙各取所需。”

    “行,不管怎样一切都是为了把事情办妥,你估计一下什么时候能成事。”张本民道,“近期准备搞个两连击,你这边的事也是个先决条件。”

    “节奏上我能控制一些,你看什么时候需要?”

    “一两周吧。”

    “这样,一周。”

    “好,毛大董事长关键时刻能顶得上,够意思。”

    “没什么,我这人虽然没有大格局,根本谈不上高大上,但我也有一定原则的,比如不邀功,就像土地使用权出让这事,促成的早晚,是在自己权限之内的,算是举手之劳吧,根本不费什么事。”

    “行吧,毛董说得这么实在,我也不讲那些虚头瓜脑的话,反正都记在心里了。”

    张本民说完这些就告辞了。

    如今万事俱备,东风也不欠,此时不释放反击更待何时?

    次日,张本民又把狄耘约了出来,请他立刻行动,并进一步表达的自己意见。

    狄耘巴不得张本民把一切都策划好,省得他动脑子,所以听完意见后稍一寻思就点头同意。

    很快,市公安局办公室就起草了通知,鉴于锦华商场和第二人民医院涉保安隐患频发,为进一步提高兴宁保安服务行业的质量、促进保安服务市场更加健康发展,所以作出了关于推进保安服务行业健康发展实施意见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系列保安从业人员背景审查工作,对那些不符合保安岗位从业资格的人员进行清理,坚决吊销相关保安员证。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重返1982

青普山河

重返1982笔趣阁

青普山河

重返1982免费阅读

青普山河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博奥书屋 忆他阁 我,霍格沃茨二周目最新章节 地上足球: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免费阅读 书香之家 灵感小说 梦想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情文学 从三国开始的诸天轮回免费阅读 夫人如此多娇 猎命人全文阅读 微凉阁 节令师最新章节 求道从红楼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