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本民低头一看,原来是碰到了一条瘸腿板凳。他娘的,这肯定是孙未举给孙余粮设的警觉线。

    惊慌中的高虹芬拉着张本民就要跑。

    “没法跑了,他家门口没啥挡头,等下孙未举要是出来,一准能看到俺们!”张本民四下张望着。

    “那咋办?”高虹芬急得直跺脚。

    “来!”张本民瞥见了旁边人家大门边的两个草垛,“到草垛空里!”

    两人跑过去,刚挤身进去站稳,就见孙余粮家的门开了。

    孙未举探出个脑袋,“余粮,回来了啊,咋恁快的?”

    听听没动静,孙未举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个回声。“他姥姥的,这三条腿的板凳就是不稳当。”说完,缩了回去,“咣当”一声又关上了门。

    屏住呼吸的高虹芬感觉有点要窒息,这草垛空也太小了,跟张本民贴得紧紧的才勉强容下他们。

    的确,这狭小的空间,让张本民的脸不得不埋在高虹芬的怀里,虽然他也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但闻着那肥皂的清香,触感着温热的柔软,暗暗决定要至死不悔改。“就让俺这么死去吧,哦哦,老去吧。”他不由得咕哝起来。

    “你说啥啊。”高虹芬紧张兮兮地问,“别出声好不好。”

    张本民点了点头,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是海狮了,于是,点点头,再点点头

    “哎呀,你别老动来动去的。”高虹芬用两只胳膊紧紧箍住张本民,“别动。”

    恍惚间,张本民觉得和高虹芬融为一体了,能清晰地感到她的心跳,“嗵嗵嗵”像擂鼓一样,而且

    没错,高虹芬也感觉到了,膝盖上方挤着的两腿间,似乎有个硬东西,她顿时红透了脸,只不过暗下来的天色让人无法察觉,“小坏孩,你干啥咧。”

    “不能出声,不能乱动。”张本民乐在天堂,此刻只想默默地享受。

    “咿。”高虹芬停顿了下,“走咧。”边说边撮着张本民挤出了草垛空。

    “啊啊啊。”张本民大口地呼吸起来。

    “咋不憋死你的。”高虹芬假装生气地道。

    “死,死了也值得。”张本民嘿嘿笑着,“嗳,咱还去听会不?”

    高虹芬一下拧住张本民的耳朵,“小东西,你这都是啥心思!赶紧走吧!”说完,拉着张本民就走,她怕被别人看到。

    能到这般程度,已经很知足了,不能贪得无厌呐,走就走呗。张本民很顺从,不过还有点分神,总想再听听孙余粮家灶屋里头的动静。这时,他感觉高虹芬站住了,拽[无名小说 www.downtxt.net]了拽他的手。

    下意识里,猛抬头。

    薄暮中,一个僵尸一样的人影,在前头慢慢地向这边飘来。

    唉哟,他娘的不会是村头土庙子里的鬼吧!

    张本民一惊,再定睛一看。

    糙他个娘的!

    是孙余粮!

    孙余粮端着个盛满酱油的盘子,小步移动着。

    高虹芬急忙甩开张本民的手,跑走了。

    “余粮,你咋跟个小鬼似的,没个动静!”张本民埋怨着。

    孙余粮根本就听不进话,只是惊愕于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他早就看到了张本民和高虹芬,“张,张本民,你,你真的跟高奋进他姐好上了?”

    “别瞎说,告诉你,可千万别瞎说啊!”

    “啥瞎说啊,明明俺都看到你们在一起了。”

    “你懂个屁。”张本民搓着下巴,“刚才你应该也看到了,俺是偶然碰到了高奋进他姐去代销店买东西,这不天都上黑影了嘛,他姐怕黑,所以俺就送她一下。”

    “哦。”孙余粮点点头,“哎,不对啊,你送她回家,咋到俺家门口了呢?还钻草垛。”

    “那,那啥啊。”张本民支吾起来,“那不是半路上看到一小团萤火虫嘛,说来也怪,那团萤火虫牢牢地聚在一起,就跟个灯笼似的,很是好看,所以俺们就一路追了过来,结果那团萤火虫钻进了草垛空。”

    “哦,你们就追了过去。”

    “聪明!”张本民说完,觉得应该拖一拖时间,要不孙余粮回家早了,孙未举还未完事,肯定会那他撒气,搞不巧还会揍他屁股。孙余粮要是被打急了,万一再说出他和高虹芬的事,那可不好。“嗳,跟你说件事。”他看看旁边的一块青石,“你把酱油盘先放石头上,端着累不累啊。”

    “哎呀,累,当然累了。”孙余粮放下盘子,甩着胳膊,“真酸,酸疼酸疼的。”

    “那也不知道歇歇?傻吧你。”张本民咳了两声,“明天,咱们有个任务。”

    “啥事?”

    “使劲作弄李晓艳的洋车子。”

    “不,不能吧?周国防会拦着呢。”

    “明天绝对不会,不信你看,要不郑金桦拿就会语文书夯死他!”张本民不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孙余粮,他还小,弄不好就走漏风声。

    “你说也真是怪了,郑金桦和李晓艳是亲戚,可一点都不帮她。”孙余粮摇着头,“搞不懂。”

    “有些事,长大就懂了。”

    正说着,孙未举的身影出现了,“余粮!”

    “哎,爹,俺在这儿呢。”

    “你说你,打个酱油咋恁长时间?”

    “好了,打好了呢,这就回去。”

    “行,你赶紧回去吧。”张本民看看两手叉腰,仰着脖子的孙未举,活脱脱像只刚从母鸡身上跳下来的大公鸡,就差扑棱两下翅膀,打个鸣儿了。

    孙余粮端着酱油盘,又慢慢漂移着走了。

    张本民也回家去准备吃饭,他边走边感叹着,这傍晚前后的事可真多,件件刺激。走到大街上,扭头看到了代销店的灯光,当即冒出个念头:今个儿夜里,还真有个好条件损一下郑成喜。

    咋个作弄法?

    土法子,简单、粗暴。

    抹屎!

    想着这事,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感觉有点恶心,所以没吃几口,张本民就放下了饭碗。

    “嘎娃,多吃点,要不夜里又要饿醒了。”奶奶关心地道。

    “没事的,今个儿不饿啊,奶奶。”张本民说完,走到院子中,嗯,还不错,月亮不算很亮,等夜里头抹屎的时候,万一被发现,跑起来也容易脱身。

    正筹划着,高奋进来了。

    “张本民,来喔!”高奋进站在大门口喊着,口气似乎有点兴奋。

    “啥事?”张本民走了过去。

    “走,去俺家!”

    “去你家?”张本民愣了下,不知怎地,听了这话,他一下就想到了高虹芬,想到了高虹芬睡觉的房间,想到了高虹芬睡觉的床,想到了“哦,罪过,罪过。”他不由得嘀咕了起来。

    “你说啥啊。”高奋进乐呵得很。

    “俺说,好呃好呃。”张本民搓搓手,“嗌,去你家干啥呢?”

    “看书咧!”高奋进笑得满脸开花,“俺姐的书箱子,给看啦!有很多图画书和小人书的!”

    “你姐的书箱子,那不是她的宝贝么,今个儿咋就同意给你看了嗫。”

    “谁知道呢。”高奋进抖着小肩膀,“反正有的看就看呗,管恁多干啥。”

    “哦。”张本民的脑瓜子瞬间转了一万多圈,“哎,你姐说给你看,也没说给俺看啊,万一俺去了她不高兴,最后你也看不成了。”

    “咋会呢,她跟俺说可以和小伙伴一起看的,还点了你的名字。”

    “哦哦,那太好咧,太好咧!”张本民兴奋得有点要痉挛,这,这不太明显了么!嘿呀,高虹芬啊高虹芬,没想到,没想到,真他娘的一万个没想打啊张本民继续搓着手,突然就笑了,哈哈大笑,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哈哈哈”

    “咋回事?”高奋进吓了一跳。

    “开心,开心啊!”张本民极力收住笑声。

    “瞧把你给乐的。”高奋进一挥手,“走!”刚走两步,他又问张本民,“要不,把孙余粮也喊上?”

    一说找孙余粮,张本民一个激灵,那可不太好,万一孙余粮哪根筋搭错了,说起他和高虹芬钻草垛空的事呢?“哎,你姐没说要带上孙余粮吧?”他赶忙问到。

    “没。”

    “那你还喊个啥,万一孙余粮不在范围,可真是会连累俺俩的。”张本民说着,挠挠耳根子,“当然,咱们都是好朋友,俺们可以把看的故事,讲给他听呐。”

    “也对。”高奋进加快脚步,“那快点吧,节省时间,多看一些!”

    高奋进家的院子比较大,他家人口多,除了姐姐高虹芬、妹妹高虹芳,还有个哥哥,叫高前进,正在上高中。

    “在哪边看啊?”张本民小声问。

    “傻呀,当然是去俺姐的屋里喽,她那书箱子哪能搬出去呢。”高奋进说着,走到水缸前舀了半瓢凉水灌下去,“走吧。”

    张本民跟在高奋进身后,进了高虹芬的屋里,觉得很心虚。

    “哗啦”高奋进把书箱子一下歪倒在桌子上,各种各种的图画书顿时铺了半桌子,“看,多不?”

    “多,多,真的是多。”张本民一边小鸡一样点着头,一边瞥两眼靠北墙的床。

    床上的蚊帐已经放了下来,遮得严严实实。

    床前,摆着一双凉鞋。

    张本民的小心脏顿时疯狂地扑腾了起来,他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拿起本崭新的科学幻想系列连环画无形窃贼。

    “这本是今年刚出的,特好看。”高奋进探着头说。

    “哦,哦。”张本民嘴上应着,心里在想着蚊帐里面会是怎样一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重返1982

青普山河

重返1982笔趣阁

青普山河

重返1982免费阅读

青普山河
本页面更新于2022
YY文轩 俗主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洪荒之一条蛇的故事最新章节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全文阅读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流光小说网 异仙列传免费阅读 百家文学 异仙之主真愚老人 心归小说网 华娱顶流,从写歌开始!免费阅读 白衣披甲txt下载 古龙群侠:古往今来一大厨百度百科 木叶:这宇智波的系统过于变态无防盗手打 我的新闻来自五天后南东君 我的背景五千年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最新章节 我,领主大善人,魔女教父最新章节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百度百科